疏堵結合,管好“校園貸”

發布者:金燕發布時間:2021-04-15瀏覽次數:10


●“切實暢通正規校園信貸渠道”可謂正當其時。“堵偏門”“開正門”,唯有疏堵結合,才能真正管好“校園貸”。

□鄧海建

一味去“堵”,顯然澆不息“校園貸”里的邪火。

最近,教育部舉行新聞通氣會透露,為推動落實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教育部將重點推出加強大學生正確消費觀培養、完善和落實大學生資助政策、堅決抵制不良校園貸行為、切實暢通正規校園信貸渠道等四大舉措,強化校園貸風險防范工作。“切實暢通正規校園信貸渠道”的提法,讓人眼前一亮。

這些年來,“校園貸”引爆的校園慘劇,不說罄竹難書,也是觸目驚心。看看“黑貓投訴平臺”,挖坑設套的騙局從無止歇。“手續簡單,流程快!”“無需利息!無需抵押!馬上到賬!”“專為學生解決資金問題!分期付,分期還,期限長!”五花八門的多頭貸、刷單貸、裸條貸、培訓貸、回租貸、美容貸……對涉世未深的大學生來說,總有一款能坑到他們。

事實上,早在2017年,監管層就已經明確禁止網絡借貸平臺開展校園信貸業務。不過,4年后的2021年,國家五部門再次聯合印發了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說到底,還是因為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,一些互聯網小額貸款機構通過和科技公司合作,依舊向在校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,并衍生出了一系列的社會問題。來自央行的數據顯示:截至2020年12月末,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118家。有業內人士透露,部分小貸公司的大學生貸款占比超過六成。

理論和現實都說明了一點:籠統地“暫停網貸平臺開展校園貸業務”,看起來雷霆萬鈞,卻終究治標不治本。最硬核的道理是,大學生信貸消費需求不是靠堵就能堵得住的。說得再明白一些,“校園貸”需要的是強監管,而不是匆忙按下“暫停鍵”。

大道不彰,小道必猖。目前我國高校在校生數量超過4000萬,年輕一代大學生的金融服務需求客觀存在,且增長較快。這個客觀需求,不是靠金融知識普及和“財商”教育能輕易消解的。因此,“切實暢通正規校園信貸渠道”可謂正當其時。按照教育部的要求,是分兩步實施的:一是各高校要正視大學生合理信貸需求,主動對接銀行機構,配合商業銀行和政策性銀行有針對性地開發完善手續便捷、利率合理、風險可控的高校助學、培訓、必要消費等金融產品;二是配合金融監管部門、銀行機構做好必要的校園信貸管理工作,防范和化解潛在的風險,切實保障和維護學生權益。簡言之,就是8個大字——開發產品、做好風控。

非法的、不良的,要嚴懲、要取締;合法的、有序的,要引導、要監管。學校要有所作為,市場要有所不為。尤其是國字號商業銀行,更要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,研發規范的大學生互聯網消費信貸產品,因勢利導地加入“貸款冷靜期”等功能。只要良幣驅逐劣幣,部分小額貸款公司誘導宣傳、超前消費、高利率、暴力催收的把戲,自然就會被市場淘汰出局。

當然,這個系統工程不是一蹴而就的:既要深化銀校合作,做好定制版的金融服務方案;亦要彰顯小額、短期、普惠特征,嚴防過度授信,普及征信常識。此外,織牢政府的“資助網”,鼓勵有條件的高校多渠道籌集資金,支持學生開展拓展學習、創新創業等,這也是管好“校園貸”的配套功夫。

標本兼治、長效治理,這是不讓“校園貸”變成“校園害”的正途。一方面,固然要“禁止小額貸款公司、非持牌機構對大學生發放貸款”;另一方面,還是要為大學生提供更穩妥的信貸消費服務。大學校園金融市場的健康發展,本身亦是最好的嚴防死守。一句話,“堵偏門”“開正門”,唯有疏堵結合,才能真正管好“校園貸”。


向日葵视频ios官方入口-向日葵色版下载app官方安卓-xrk 93向日葵app下载安装